我看到电视营光幕和报纸上的一些美女明星, 便会很想跟她们做爱但她们当然不会答应和我做爱, 唯一方法就是把她们强奸。 而最近我就看上了朱茵,看她穿着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 再加上一张甜美的脸孔叫我不得不把她强奸。 而今晚我就行动,我一早就把一个的士司机扑晕, 抢走的士假扮的士司机在亚视门口等待猎物出现。 深夜一时左右,猎物出来了,由于太夜了, 她亦都顺理成章登上了我这辆的士。 由于她可能太倦,一上车很快便睡着了,还不小心地走光了, 露出雪白的内裤。 我把车驶去一处荒废了的空地,这时朱茵才惊醒, 不过已经太迟了我便粗暴的把她拉下车,一手便脱去她的上衣, 暴露出雪白的胸围再一手扯下她的短裙,露出早已走光的内裤, 便隔着内衣裤对她上下其手之后更脱去她身上仅有的衣物, 三点尽露地在我眼前。 朱茵惊叫着说: 「不要啊!」我才不管她, 双手用力将胸罩及三角裤扯下来我用鼻子嗅了嗅胸罩及三角裤的味道后, 淫笑着说: 「有股骚味看来你这个婊子应该不是处女了, 是不是哪个有钱的老头替你开了苞啊」我抓住她的下巴说: 「你这头母狗敢骂我 看老子怎样修理你!」我拿出打火机放在离她阴部二十公分的下方。 我双手搓揉着她的大奶子,嘴唇吻上她的脸, 此时她已无力再做任何抵抗只有任意我轻薄, 我的舌头熘进了她的嘴唇我用力吸她的舌头, 只见两条滑软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我离开她的嘴唇后,沿着颈部一路吻到了胸前, 只见乳头早已被双手揉的挺起来我将乳头含在嘴里用力吸, 一阵酥痒的感觉由胸部传到了朱茵的心里原来的痛楚变成了麻痒。 我抚摸着她的头说: 「小淫妇,乖乖地替老子吹喇叭, 不然看老子怎样修理你!」朱茵无奈只有双手捧起了我的肉棒, 伸出了舌头沿着龟头轻轻地擦拭我按住她的头上下的摇摆, 鸡巴在她的嘴内传来温热的感觉而她的舌尖抵住了马眼来回的擦拭更是让我爽呆了。 我一边享受着她爲我口交, 一边赞叹说: 「嗯……啊……爽, 不愧是玉女果然不一样,啊……啊……再用力吸, 就像你的三级片一样。 」此时的朱茵似乎也沈醉在这淫靡的气氛中, 只懂得用力吸舔眼前的这根肉棒。 经过了半小时后,我的龟头只觉得一阵酸麻, 我按住她的头说: 「啊……不行要射了!」只觉得一股温热的精液从我的体内射出, 朱茵被我按住头我的精液她只有照单全收,一股腥臭的味道充满了她的嘴巴。 我将她的两条大腿举起来,好让我能清楚地看见她的浪穴, 只见她的浪穴刚才被火烤过之后仍然有些红肿。 我万般怜惜地对她说: 「小宝贝,刚才我弄疼了你, 现在让老子来好好疼爱你一下。 」我伸出手指拨弄着那个骚穴,只见茂密的阴毛盖住那小穴, 我淫笑说: 「阴毛又黑又密的女人向来喜欢被人干 你这小骚货喜不喜欢被人干啊!」我剥开她的小阴唇 将食指及中指插进去拨弄只见手指沾满了淫水, 我放入口中嚐道: 「嘿!酸酸的老子现在就来嚐嚐你的穴肉是什麽味道」我的舌头有如蛇一般钻入她的洞内, 我对她的骚穴又吸、又舔把朱茵搞的又是舒服又是难过, 只听见她开始浪叫: 「啊……嗯……爽死了……妹妹的骚穴……被吸的好难过……哼……、啊……快……快啊……快点……嗯……啊……」看到朱茵这副骚样 我停止了动作对她说: 「怎麽你的鸡歪洞这样就受不了 想要老子干你是不是」我故意逗她不将肉棒插入, 只用龟头抵在她的穴口来回地磨擦她的阴唇, 只见朱茵被我弄得难过万分骚穴内有如虫蚁在啃食般, 她像发狂似的紧紧抱住我不放 大声地说: 「干我吧!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操我的骚穴, 用力的干死我吧!」朱茵像头母狗般跪在我的面前 双手如获至宝般捧着我的大肉棒说: 「是……是的 小淫妇的骚穴需要大鸡巴来操。 」我深吸口气,腰部用力往前一顶,九寸长的肉棒已完全插入朱茵的小穴中, 只见朱茵痛叫一声 对我说: 「啊……轻一点!不要那麽用力。 」刚才那一下已经顶到了她的花心,也难怪她会受不了。 我用力拍打着她那肥嫩的屁股, 淫笑说: 「你娘的!你这个小婊子, 刚才你不是要我狠狠地操你的小穴吗怎麽现在要我轻一点!」我边说着边加紧使力继续狠狠地干她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 朱茵被我这种疯狂的干法,捣得她的骚穴内淫水直流, 每当我冲刺一下、她就浪叫一声我眼见她那副骚样, 对她说: 「怎麽样老子的懒教跟以前干过你的那些人比起来 谁比较大条啊」朱茵大声浪叫着说: 「哼……啊……大鸡巴哥哥 是你的比较大……嗯……啊……」我笑着说: 「妈的!你这个欠干的小婊子 今天让你爽到了看老子再好好招待你。 」话一说完,我将肉棒自她的小穴中抽出,只见朱茵彷佛从云端掉下般, 连忙娇喘连连地哀求我: 「好……好哥哥 快……求你快点再干我。 」我拿起旁边有人喝剩的啤酒瓶, 淫笑着对说: 「她妈的!老子今天心情好, 请你的鸡歪洞喝啤酒。 」我将啤酒瓶往朱茵的小穴中插入, 只听见她惨叫一声喊: 「呜……好痛啊!」看着她痛苦的表情让我更加兴奋, 我一面将啤酒瓶塞入她的小穴中 一面对她说: 「嘿!听说女人的鸡歪洞连小孩子的手臂都塞得进去, 那麽今天老子就要看看你这个被阿度仔通过的鸡歪洞 能不能把这个酒瓶吃下去。 」只见她声泪俱下, 苦苦地哀求我说: 「饶……饶了我吧!再下去我会死的。 」看着她那副模样,我让她趴下, 对着她说: 「小婊子, 你身上还有个洞老子还没有搞过怎麽能轻易放过你呢!」说着我将两根手指插入她的屁眼中, 只听见朱茵怪叫一声我的手指在她的屁眼中用力的挖着, 我捏着她肥嫩的臀肉说: 「小骚货 你这个洞以前有没有让别人插过啊」此时朱茵痛得全身冷汗直流地说: 「没……没有……没有人插过。 」我采用「老汉推车」的方式,双手抓住朱茵的那对肥大的奶子, 肉棒顶住她的屁眼正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 朱茵却哀求我说: 「求求你!把那只瓶子拿出来好吗插的我好难过。 」我双手大力一捏她的奶子说: 「干!老子就是要看你这样才会爽, 再啰嗦我就抓爆你的奶子。 」朱茵听后不敢再多言。 我的腰部开始用力动作,恨不得将朱茵这骚货的屁眼干爆, 可是朱茵却惨了: 阴部的啤酒瓶已经顶的让她很难过了 而屁眼被干又传来阵阵似痛似痒的感觉,几乎让她的心脏快跳了出来。 我见她泪眼盈盈,心下十分不爽, 双手用力抓住她的双乳说: 「臭婊子, 哭啥!小老子干你不够爽是不是叫几声给我听一听。 」朱茵只好忍着痛说道: 「呜……好……好爽……我快爽死了……啊……」我听后手指用力掐住她的奶子, 只见她痛的哇哇叫 我生气地说: 「干你娘! 你家是死了人是不是叫这种声音给老子听。 」此时朱茵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嚎啕大哭,我也不再管她, 抽插了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射精在她的屁眼中。 我将肉棒抽出她的屁眼后,点了根烟慢慢抽着, 只见朱茵逐渐停止哭泣 站起身来小声对我说: 「拜托……请你把瓶子拔出来好吗」我看了看回答说: 「好吧!」当我将瓶子拔出时, 啤酒和小穴中的血液流满了她的大腿朱茵拿起她的胸罩及内裤正欲穿回的时候, 我把东西抢了过来。 朱茵惊慌的说: 「你……你还要做什麽」我笑着说: 「这是我们相好的纪念品, 我要好好保存。 」我正要走,朱茵爬了过来苦苦哀求我,竟然有要给我口交, 我楞了一下朱茵话音未落,竟然伸出舌头来舔我龟头上面的液体,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死命读书,结果给你考试科科优胜一样, 那种开心与兴奋是其他人感受不到的,我只是知道现在鸡巴是前所未有的硬, 以前自己打手枪虽然都蛮爽但原来比起有人替你口交的感觉, 用她嘴唇吻落我个龟头处马上印了个唇印在我龟头上面, 唔……朱茵继续她的口交她不断将我的鸡巴进进出出, 亦发出哼哼声的呻吟我受到她如此快、如此深的刺激, 也都发出唔唔声的叫嚷……这时候我双手捉住朱茵扯着她的秀发, 开始将她的嘴当作是她的屄……开始肏她的口……我不断将鸡巴一前一后地抽插 朱茵也都配合着把头一后一前地挪动来迁就我……「朱茵……唔……朱茵……你……好……他妈的……棒呀……我发誓我这一辈子都会陪着你……我发誓我以后都只是喜欢你一个……唔……」我终于忍不住……鸡巴抽搐了一会……然后大量的精液就这样全喷了出来, 喷了两三次……而亦因爲来不及通知朱茵全部精液都射入了她的口里……朱茵亦都全部吞掉, 还说很好味……而有些精液就由她的口边漏了出外。 后来大家也可以想象了我成了她的秘密男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