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夏和公公。

九点的早晨,温度适宜,离夏推着公公手打的婴儿车, 走出院子院外的那片大空场上,巴掌大的梧桐叶子遮阴避阳, 梧桐树旁的几处大叶杨。 也是稀稀拉拉的不是很茂盛。 魏喜走到近前忙招唿着。 「哎呦,李婶,王二奶奶都在这歇着呢。 」挂着笑脸,魏喜寻了个墩子坐了下来。 「大孙子怎么没抱出来啊。 」李婶问着魏喜,魏喜伸着脚,双手搭在大腿上, 听到李婶问话回道。 「哦,他妈妈喂他呢。 」 「哦,吃奶水还是喝奶粉啊。 」几个妇人轮流问了起来,魏喜搔了搔头发, 简短的说了一句。 「哦,吃他妈妈的奶。 用不着喂奶粉喝。 」 王二奶奶暖声和气的笑了笑说道。 「吃奶呢吧,瞅那意思,奶水没什么问题,老喜你也是的, 要是奶水不足的话你不会给他大婶子补补身子啊。 」 魏喜尴尬一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几个妇女正说话间,就看到了她们嘴中的「大婶子」。 离夏推着小车出来了。 隔着自己的那辆CRV,就能听到前方传来的声音, 离夏斜睨小公路上那里围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妇女。 看到离夏推着车子走出来,那几个妇女唿唤道「小夏啊, 过来把孩子弄过来,上这边待着来。 」,很是热情,很是期盼。 离夏穿着碎花的长裙,上身着一件白色的扣眼衬衫, 手臂上戴着花边防晒袖双手轻轻的推着婴儿车走了过去。 来到众人面前,离夏把孩子从小车中抱了出来。 「老喜叔啊,看看你这大孙子,看看,白白胖胖的, 真可人啊。 」李婶首先说道,她捏着离夏怀里的孩子的脸蛋, 仿佛孩子是她家似的。 王二奶奶这个时候也说了起来。 「可不是吗,小家伙还就够老实的,跟他爸爸小的时候一样听话, 你看那他那大眼,好么,随了他妈妈,大了之后啊, 一准儿是个漂亮人儿。 」。 魏喜听着这几个人唠唠叨叨的夸赞着自己的孙子, 老脸都笑开了花心理那个美啊,别提多高兴了。 聊来聊去的,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还没有到做饭的时候, 这几位就还在那里歇脚不过太阳倒是热了起来。 玩耍中的小诚诚这个时候哭闹了起来,掐算着时间, 也是到了吃奶的时候了离夏依偎在王二奶奶身边, 周围又是些老妇人她也没太在意,撩开了扣瓣, 把奶子掏了出来。 小家伙吃到喜人的奶子,马上就安顿了下来, 望着小家伙王二奶奶冲着离夏问了起来。 「给过孩子吃一些流食吗」 那边的李婶也把话打了过来。 「哎呦,奶水还足吗不足的话让老喜叔给你弄点下奶的东西补补。 」,「没有奶泡就行,看那样子没什么问题, 孩子吃的多吗。 」,几个妇人乱哄哄的说着,让离夏不知道接谁的话好。 王二奶奶把话题截住了。 「让大侄媳妇儿喘口气啊,你们问的也太多了不是。 」, 老人倒是很体贴,说话也有分量,离夏看了看王二奶奶那慈祥的关怀, 抿嘴笑道。 「恩,给孩子也搭配了一些稀饭啊,孩子的饭量还行, 奶水也够吃的这不,一直是吃我的奶水,从没断过。 」 李婶私下和别人小声嘀咕着。 「你看人家宗建媳妇,那两支大白奶,城里人啊。 就是和咱们乡下的不同,又白又肥的。 」,她们在慨叹离夏怀中的宝宝的可爱时。 又不忘羡慕她那雪白坚挺的大奶子。 王二奶奶听到离夏说完,点了点头,对着离夏很是抱有好感的说着。 「小建没有哥们弟兄,就一个人,孤的很,你们的情况符合二胎儿的标准, 没打算再要一个做个伴吗」 「二娘啊这个倒也想过, 毕竟孩子还太小要的话也要等几年不是。 」离夏看着已经差不多吃饱的儿子,拢着头发说道。 王二奶奶坐下的时候,看到离夏的奶头上涌着奶珠, 呵呵的笑了起来直到离夏把孩子放到车子里, 这才拉住了她的手说道。 「奶水够足啊,多给孩子吃些日子,对孩子的身体好。 就是要断奶的话,也要稍晚一些,你看村里, 哪个不喂到一岁多。 」,老人轻拍着离夏的手语重心长,让离夏再次感受到了农村的淳朴。 「中午来点豆腐吧,我去打两块。 」魏喜问着儿媳妇,离夏正要起身打算自己去买, 不待儿媳妇说话。 忙道。 「天儿也热了,你和孩子进屋吧,别晒着孩子。 」, 说完转身回到家中取来水盆,然后奔向村委会处。 「你看看人家公媳俩,吃个豆腐都谦让, 哎宗建有福气了,有这么个好爹不说。 还娶了个好媳妇。 」几个妇人议论纷纷,,没一会儿,都起身拿着马扎板凳回家做饭去了。 魏喜回来时,不光买了豆腐,还捎来了一兜子苹果, 豆腐现成的从水中拔着魏喜把苹果放到了桌子上, 赶到后院拔了几颗小葱翻回头又摘了几个西红柿, 手脚利落的做起了中饭。 大热的天,就简单的来,西厢房的纱帘落了下来, 魏喜烙了两张薄饼。 又炒了个西红柿鸡蛋,最后把小锅架在煤气炉上, 过了油把西红柿炒了出来。 又添了一把水,做了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汤。 离夏此时已经把豆腐和小葱拌好端到了八仙桌子上, 看到公公端着汤碗还有炒好的西红柿鸡蛋急忙迎了过去, 从公公手中把汤碗接了过来然后又把手巾给公公递了过去, 在他额头上抹了一把。 「擦擦汗吧,看你满头大汗的,今儿个和昨天差不多, 晌午头子坐下来休息会儿吧。 」。 忙活了一个小时了,魏喜添了一个马扎, 坐在后门外看着儿媳妇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 抽着烟很是满足, 看着公爹一手拿着烟卷, 一手提了个啤酒瓶子脸上还挂着浓浓的笑意, 离夏眼角很是好看的轻挑着问道。 「又看到什么好笑的事了,让你那样。 」,老人顺着儿媳妇的话音,把目光落到了她的脸上, 那透亮的小脸蛋嘴里还咕哝着饼,让人忍俊不禁的不光是这些, 魏喜的嘴也裂开了笑道。 「诚诚啊就随你,你看,他冒坏的样子,真和你一样。 」 看着公公取笑的模样,离夏拧了一眼。 「不理你了,你又取笑人家。 我什么时候冒坏了。 可都是你欺负我呀。 」,然后笑着吃起了小葱拌豆腐,那顽皮的小模样, 和女儿有什么分别呢看在眼里,满是怜爱,魏喜老怀倡慰。 心里想着。 这样一个小女人。 真是让人喜爱。 儿子真是有福气。 要是。 嘻嘻。 想到这里。 不觉脸上有些泛红。 吃完了中午饭,魏喜归置完毕,走到院中把大门关闭, 他掏出了手机点了儿子的号码之后打了过去。 「喂,建建啊,吃饭了没有。 」,电话那头传来儿子磁性的声音。 「爸啊,我吃过了,你吃没吃啊。 」,听到儿子的声音,老人心理踏实了许多, 接着说道。 「忙吗累不累呀你什么时候回家。 」 魏喜并没有回答儿子的话,而是关心的问着儿子, 宗建心理知道父亲怕父亲担心,忙报起喜来。 「呵呵,没事,没事,再过两三天,我就回去了, 你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事你就吩咐夏夏,知道吗。 」 「型了,没事我就放心了,你在外面也吃不消停, 一定得注意身体啊我也不打扰你了,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啊。 」说完,魏喜挂断了电话。 未到客厅,便听到儿媳妇坐在后门口打着电话。 「恩,我们来了老家了,家中没人,恩,过几天歇完假, 我们再回去恩,看你说的,没事,我这不是陪着他呢, 恩好了,恩,型。 」,直到电话挂断,魏喜这才走了过去,他寻来了马扎走到门外 「哦, 爸我刚才给孩子姥爷打了电话过去,恩,告诉他, 咱们到了乡下了恩。 」离夏看到公公走过来告诉了他 魏喜点了一根烟。 轻轻嘬了起来。 「对,告诉一声儿,省的他们去了,家里没人」, 漫到儿媳妇前面坐了下来,他背对着儿媳妇抽着烟, 望着后院的菜。 看着这些个菜,魏喜寻思着晚上给儿媳妇包饺子吃, 可惜儿子不在身边那刚长出一点的茴香现在还不能吃, 等过些日子抄儿子在家,给他包茴香馅的饺子, 儿子打小儿就爱吃茴香馅的楞等个些日子也就差不多了。 望着那老黄瓜,魏喜有了主意,晚上就给儿媳妇包黄瓜馅饺子好了。 望着台阶下面的公爹背影,离夏看的有些出神, 忽然发现他的头上冒出两根白头发急忙说道。 「爸,你长了两根白头发。 」,心中挂着事的魏喜听到儿媳妇问着,没招心听, 他回过头来看着儿媳妇问道。 「恩刚才你说什么」。 离夏凑近老人身边说道。 「操心操的都长了白头发,人家看到你长白头发了, 我给你拔掉吧。 」 魏喜笑呵呵的摆着手道。 「不用了,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计较那些干什么, 也该长白头发啦。 」「那怎么行呢,就几根,拔了吧。 」离夏拉着老人的胳膊央求着,无奈中,魏喜抖了抖烟灰说道。 「你呀,不答应你都不型,你这孩子。 」 「呦呦呦,等我抽完烟再说吧,你看你, 还真着急。 」魏喜还没说完话,脑袋就被儿媳妇巴拉了过来, 儿媳妇那两只细嫩的小手。 就按住了他的脑袋,嘴里还不依不饶的说着。 「别瞎动,一会儿就好了。 」 紧嘬了两口烟,魏喜把烟屁扔到了地上踩灭, 顺从的把腰塌了下来头也被拽了过去,离夏身体稍稍有些前倾, 专注而仔细的把白头发捡了出来嘴里像哄孩子似的说道。 「忍一下啊,我拔的时候可不要喊出声来。 」,吩咐完公公,随即就把公公的脑袋抱在了怀里。 魏喜只感觉儿媳妇的两个柔软的大奶子。 贴在自己的脸前。 一股奶香冲入了自己的鼻孔里。 非常舒服。 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离夏右手把那根花白头发缠在食指间,绕了几圈之后, 突然拔了起来。 「你看,这是不是白头发呀。 」离夏摆着那缠在于指尖的发丝说道,魏喜睁开眼。 撇过头去。 打算看看,可映入眼帘中的。 却是儿媳妇那棉质吊带下的圆润饱满。 雪白的脖颈间,乌黑细密的头发垂于胸前, 肩胛轻拢下两臂微托,把一双大好的明月雪白藏于绵锦之间, 淡淡的女儿体香飘进了魏喜的鼻孔中让他心旌摇曳不堪, 顺着三尺青丝魏喜艰难的抬起了头,望着儿媳妇指尖的白丝, 老人眼中迷茫了起来他不知道唿吸间的味道。 到底是乳香还是体香,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 是看她指尖上的白发。 还是透过手臂望向那后面的大馒头,也许是两者都有, 那迷醉的味道、那诱人的凸起。 他转过了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可脑海中, 那双明月间的深渊万丈勾魂夺魄般的总是在他脑海中盘桓, 挥之不去的还有那香甜的味道。 尤其是接下来的第二根白头发,那丰隆的肉体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他的肩膀上, 弹性无比的年轻肉体虽然隔着吊带。 隔着丝巾,可那唿吸间的耸动,让他倍感清晰的体会到了一个丰满女人的诱惑。 这似乎比昨天洗澡时,手背无意间触碰的感觉更为强烈, 老人蠢蠢欲动的心理再次泛了出来下面的东西又没羞没臊的硬挺了起来。 魏喜轻咬着牙齿,嘴巴也闭了起来,可是儿媳妇却浑然不觉。 搂的他更紧了。

上一篇:与二姨和表姐的丝交。 下一篇:毒枭的性奴母狗李秀明。